• 表款
  • 文章
找表款 找文章

万年历——快与稳的对决

表帅
0
1369
2015年01月19日 15:40

 

       每年的1、2月份正是万年历表拋头露脸的大好时机。不少表友都是注视着万年历表的表盘从2月28日向3月1日的转换。
       哪只表在最 接近午夜12点的时候,以最迅捷的方式跳历4格(29日、30日、31曰、 1曰)到3月1曰,能够赢得一片赞美,令表主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玩表本来就是追求个精神层面的愉悦,一款万年历表平常戴的再有面子,如果到了聚会上,雪茄抽完了,酒喝光了,曰历还没跳过去, 还处在两格之间翻白眼的状态,尴尬得当场砸掉的心都有。
       同样是万年历表,有的曰历如蜻蜓点水,有的日历却步履蹒跚,这里就涉及到万年历的核心技术,是求快还是求稳的选择题。

       手表里的万年历,稍微有一些常识的表友都知道,这是一项定位在高端的复杂功能。万年历表本来就不便宜,怎么也要二、三十万元 起,如果具备了瞬跳功能,价格就又会上去一大截。比如宝格丽旗下的 Daniel Roth万年历表,分为普通的和瞬跳的款式,瞬跳的公价要贵—倍。百达翡丽的52075216都是集三问、陀飞轮和万年历月相于一身的大复杂表,但前者只因是窗口式的瞬跳万年历,就比后者的逆跳指针贵出了好几十万,可见这一个“快”字对于万年历表的价值。


       能够玩得起万年历表的毕竟是少数人,不过三针带日历的表大家都见过不少,它的日历的转换原理和万年历如出一辙,有花几个小时慢爬过去的,也有不经意间就瞬跳过去的。传统的瞬跳历是附加一个弹性蓄力装置,依靠弹性元件蓄积的势能实现快速拨动曰历;在能量蓄满之前,曰期不会产生变化。这样的结构相比于最早的通过齿轮驱动的慢爬日历要先进很多,但也存在着缺陷。 因为弹性元件不像齿轮,到了那个时间肯定会转动,而弹力是不容易控制的,可能到了时间,弹力未蓄满,日历拨不过去。

       使用弹性元件的瞬跳可能会出故障,所以另一种瞬跳历就回 到了齿轮驱动的老路上。利用齿轮的齿数差异,简单来说就是大 小齿轮联动,用小齿轮推动大齿轮实现瞬跳(如果是相同大小的 齿轮就成慢爬了)。这种齿轮结构非常稳定,而且可以实现正反向 调节,但在从2月28日跳到3月1月的过程中,过长的跳动距离 是一个考验。
       在近年来问世的瞬跳万年历表中,亨利慕时的Moser Perpetual 1始终排在人气榜的前列。除了价格相对亲民之外, 它的结构和性能也确实出类拔萃,从2月28日到3月1曰的跳历一蹴而就,那个爽快,品牌自己也毫不谦虚地自称为“Flash Calendar"闪电跳历。而旦这款表的在月份的指示上采用了一 种以前从来没有人做过的设计,以12小时时标代表12个月, 通过中心小指针指示,可谓大巧若拙。之后劳力士推出Sky-Deweller天行者年历表的月份指示也借鉴了这种设计。

亨利慕时 ENDEAVOUR PERPETUAL CALENDAR系列 1341-0103 万年历手表


       亨利慕时万年历中应用的瑞士专利CH695225,申请于2005年 3月29 日,发明人为 Andreas Strehler 和 Juergen Lange。前者为瑞士著名独立制表人,曾“师从” Giulio Papi,后为 Chronoswiss、H.Moser & Cie、Harry Winston 等著名品牌设计提供机芯,Harry Winston的opus7蝴蝶表就是由他操刀。后者是与亨利慕时(Moser)家族后人Roger Nicholas Balsiger —同创业复兴表厂的老资历。


       这项专利的核心就是采用了上下双盘的大日历,每个盘上都印有完整的日期,而不像其他大日历都是一个盘印个位数字,另一个盘印十位数字。细细品味,亨利慕时(H.Moser)的双层大曰历带来的不仅是结构上的变化,它从技术上也创造出了新的可能性。
       一般的万年历表都是 以48齿程序轮确定闰年周期和大小月,之所以在2月底的日历转换慢,是因为曰历轮真的依次走完了 29、30、31、1的4步,而 亨利慕时(H.Moser)的设计,通过转换簧片预先卡住不同的位置,所以即使从平年的2月28日到3月1日也只是跳1格,所以非常快。

       万年历表,快只是一方面,稳定也同样重要,毕竟在中国人的 观念里,高端机械表不是只图个新鲜,图个创意,还得能保值传家, 质量不稳定当让是无法接受的。
       百达翡丽于2010年3月10日申请的万年历表瑞 士专利CH702804,发明人Lukas Gisler-。这项专利并没有改变传统的48个月循环的编程齿轮的结构,而是通过不规则的曲面设计,使推杆的扭力尽可能保持恒定,不会因为从28曰到1日的远距离推动产生扭力的剧烈变化,同时也提高了换历系统的防震性能。
       在机械表里,有一些基础的机芯结构是多少年都不会改变的, 所以很容易就被到处模仿和复制。但您是否知道,如ETA2892这样的基础机芯,国内却只能仿其形而不能实现性能的完全复制, 原因就在于原版机芯的部分零件上采用了曲面的设计(边缘可能不垂直),国内表厂极难获得相关的参数,并旦也不理解这些曲面设计的用意。而在百达翡丽的这件专利中,申请人详细描述了曲面 设计的参数及作用,看似没有重大创新,但是对于产品的稳定性有非常高的价值和意义。它也充分体现出了‘没人能拥有百达翡丽, 只是为下一代保管而已”的核心理念。
       另一项基于稳定性的设计是出自格拉苏蒂之手。格拉苏蒂是斯沃琪集团旗下,与宝玑、宝珀、雅克德罗等并列的顶级品牌,且一直保持着在产品设计和研发上的鲜明特色,它家的无论是大 日历、自动上弦、计时、陀飞轮还是GMT计时,都是以稳定可靠 为重要诉求。格拉苏蒂于2012年推出的Grand Cosmopolite Tourbillon寰宇万年历陀飞轮表,集合了多项复杂功能,并且史无前例的实现了万年历和世界标准时区时间以及夏令时的联动。

格拉苏蒂万年历世界时陀飞轮1-89-01-03-03-04




        如果旅行目的地的时区滞后于出发地,如从欧洲出差到美国西海 岸,就需要回拨9个小时,如果正赶上2月29日到3月1曰之间, 回调指针就需要联动万年历日历的往回跳历。为此,格拉苏蒂于 2011年2月17日申请了一系列“3件套”专利,EP2490082、 EP2490083和EP2490084,提出新结构的万年历齿轮传动结构。
       在我们固有的观念中,创新复杂功能做到这种地步,通常都会有一些急于求成的技术结构。产品看上去很壮观,但在看不见的地方却存在着一些隐患。而格拉苏蒂的全新万年历传动齿轮, 设计成了多层结构的逻辑齿轮传动关系,可以前后调节,并且可以抵抗旅途中的意外磕碰,给人一种舍巧取拙,稳扎稳打的感觉。 宁肯将结构做得不那么smart,也要保证手表运转的稳定性,这 不正是德国制造所一贯坚持的风格嘛。

       妥协是一种精神,也是解决问题的最重要手段之一,很多难题都是通过妥协来解决的。正所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瞬跳自然很爽,稳定性也必不可少。如何兼容瞬跳和稳定可靠性,萧邦的 设计提供了一个现成的样本。
       瑞士专利CH697662,申请于2004年4月14日,发明人为萧邦联合总裁Karl-Friedrich Scheufele。这位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德国Scheufele家族的高富帅,既懂珠宝制造,也懂机 芯结构,更懂企业运营,是高级制表领域里少有的全才。



萧邦 L.U.C PERPETUAL T系列 161940-5001 


       萧邦的这项技术专利,用8个字概括就是能快则快,该慢则慢。它的日历在一年365天的绝大部分时间中,都采用了瞬跳的换历方式,而在有日期间隔2、4、6、9和11月的月底,则 转换为相对稳定、可靠的慢跳日历。瞬跳和慢跳分别由一个小控 制杆和一个大控制杆驱动,这种设计非常有智慧,即兼顾了性能 又保证了可靠性,可谓高端、耐用、上档次。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Karl-Friedrich Scheufele在钟表生意方面有一套自己的哲学。他说经营钟表品牌就好像跑马拉松,灵光一现的短期兴盛容易实现,但要想长盛不衰,就必须打 好基础,从完善最基本的自厂机芯幵始,而不要一上来就推出炫 技的大复杂款。萧邦的口碑就是从L.U.C 1.96开始,另外朗格 的复苏也是从基础的手上弦的Lange 1开始,之后才推出芝麻链、停秒陀飞轮之类的产品。这种经验和智慧其实也值得国内的爱表人和买表人借鉴。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条评论

(图片5张以内,多图请发表友秀) 还能输入240个字